-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宗谱宗祠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联谊广场 联系我们
联谊广场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内蒙古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传奇故事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传奇故事 >> 浏览文章
纪念傅惟慈:享受翻译,无常而美
作者:文学报 日期:2014年03月21日 来源:新浪文化 浏览:

 

2014年03月21日17:02   新浪文化  微博 作者:文学报  
 
 
傅惟慈傅惟慈

  91岁的文学翻译家傅惟慈逝世。对于这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来说,他能留给世人最好的礼物,是多达数百万字的翻译作品,其中包括格林厄姆・格林《问题的核心》、萨墨塞特・毛姆《月亮和六便士》、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农场》、亨利希・曼《臣仆》、托马斯・曼《布登勃洛克一家》和雷蒙德・钱德勒系列等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品。

  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傅惟慈翻译了匈牙利、波兰等国的许多当代文学作品,并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起从事德国文学翻译。他通晓英、德、法、俄等多国语言,并在“文革”后于北京语言学院教授英国语言及翻译课,主要翻译英国现当代作品。我们的“走近翻译家”栏目曾推出对于他的人物专访,今天带大家重温这篇专访,以追忆这位将毕生精力投入翻译事业的老人。

 

  回望五十多年的翻译生涯,一生颇具传奇色彩的傅惟慈先生不假思索地说:“翻译就是一种游戏,一种旅行,也是一种实验和追寻。”作为文学翻译的杂家,傅老通晓英、德、俄等多种语言,翻译了多国文学精品30余部,可谓译著等身,在圈内外有口皆碑;作为翻译之外的杂家,他热衷旅行、摄影和钱币收藏,足迹遍布世界各地。让人感佩的是,尽管这位一生唯愿当作家和流浪汉的老人堪称玩家,每深究一种花样,却总能不期然臻于化境。

  家住北京西直门内四根柏胡同的一个小独院,几棵不同种类的树,加之一些花花草草、石桌和石凳,占据了院落的大半,春觅嫩芽,夏去枯枝,秋天廊下望月,听虫鸣唧唧,冬日隔窗看鸟雀欢跃树梢,墙头一抹残雪,生活意趣盎然。自1951年春搬进这个院子后,他再也没有搬过家。这些年,北京的胡同差不多已有过半数被夷为平地,建筑高楼。五六年前,小院也差点就被强制拆迁,至今想来,傅老依然心有余悸,担心哪一天会突然接到搬迁的通告。“但愿这只是一个噩梦,希望能在四根柏小院里终老。”

  与书结缘,阅书无数的傅老有些另类,家里藏书实在寥寥,甚至连他自己的译著也是残缺不全的。几间房间的墙上挂着他出外旅游时拍摄的照片,拉出一个个抽屉,满是他经年收藏、仔细保存的钱币,这才是他最引以为豪的“家当”。

  最近他经历了一个“怪事儿”,有出版社为迎合市场,要他把按原作将要译出的书名,改成另一俗气的译名,这让他很恼火。他进而感慨:这年头,不少出版社收购废品似地廉价购进译文,然后一版再版,译者拿的却是一次性“稿费”,千字二三十元而已。

  言及世事,傅老有着当下鲜见的与世故对抗的“刻薄”劲,谈到自己的翻译,却显得平静和坦然。他笑言,自己与翻译结缘,是因为“文革”前很长一段时间里,钻了“空子”。“上世纪50年代中期,国内德语文学名著译本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当时周扬找各个专业的专家一起来编‘世界文学名著’,共100多本,我一眼就相中了托马斯·曼的《布登勃洛克一家》,因为当时中国人学德语的相对比较少,会德语的人当中又很少是学文学的,沾了这点光,所以不到30岁我就‘上来了’。”

  然而好景不长,1958年“大跃进”,傅老一度翻译不下去,好在克服重重困难,该书终于如期出版,不想却兜头迎来一盆冷水,“让我不能信服的是有人贬低我从英文转译,于是我决心再译一部德语名著。那就是《臣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断断续续地,他译完这本书就到了1965年,稿子先在《世界文学》上选载一部分,此后书稿一直放在杂志社的编辑部,直到“文革”后才得以见到天日,这一压就是十多年。

  正是处在这样严酷的政治环境里,更加激发了傅老翻译的热情。“翻译外国文学,既能从大师级的创作里品味人生,又满足了自己舞文弄墨的癖好。特别是在当年一段严峻的日子里,不仅逃避了自己怯于面对的现实,且又恍惚感觉自己可以当家做主,不必听人吆三喝四了。”由是,他像一个拾穗者,把业余时间一分一秒地捡拾起来,投入到翻译中去。平日里,他把要译的书籍拆开,夹在经典著作和笔记本里,在开不完的大小会和学习中间,偷偷觑一眼犯禁的东西,思索这个词、那个句子该如何处理。《臣仆》的大部分,《丹东之死》和两个德语中篇都是这样译出的。

  同期,傅老“邂逅”了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他回忆说:有一段时间,我在资料室工作,每天被困在一间屋子里整理资料、分发报纸。幸好,学校请来了一位名叫威尔逊的英国人做外教,他带来了上百本英文书,其中大部分都是英国的现当代文学。这些书存在资料室由我来登记上架。那时看到了许多以前只听说没见过,或是从未听闻过的作品,其中就有五六本格林的小说。1968年,我被安排到一个木工厂去做木工。我一个人住工班的宿舍里,夜晚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片自由天地。我能把格林的《问题的核心》专心读很多遍。

  时隔十年,傅老终于把这本书译了出来。“如果有人正在遭受痛苦的话,他看到这本书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正在遭受磨难的人不止他一个。”

  因格林搭起的这座亦雅亦俗的“桥梁”,傅老开始放下身段,涉足国外“通俗小说”的翻译,他最看重的是美国侦探小说家雷蒙德·钱德勒。他说:我们常把钱德勒看成是通俗作家,那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美国人历来视他为与海明威、福克纳并列的大作家。傅老的开风气之举,在改革开放初期,在我国文学界对通俗文学偏见颇深的时候,就把被普遍认为难登大雅之堂的外国惊险小说引了进来,并于1979至1981年间主编了三本“外国现代惊险小说选集”,分别是《长眠不醒》、《诺言》、《一支出卖的枪》。市场的反应代表了读者的认可,50多万册的销量至今仍是可观。

  多人没有想到的是,正当翻译事业如日中天之际,傅老却在古稀之年坦然弃笔,与之告别。1990年,和老友董乐山合译的《基督最后的诱惑》,几近绝响。“而今,文坛冷落,更由于翻译工作已经无法承载我追求自由的人格理想,远离许是一种更好的纪念吧。”此后,他选择背起行囊周游世界,更是重新拾起童年开始的游戏——收藏钱币。傅老以一生的行动阐释自己的人生哲学:生活好比一场牌戏,每个人都想打好这手牌,到达什么境界,那就看各人的智慧和造化。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