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宗谱宗祠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联谊广场 联系我们
联谊广场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内蒙古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传奇故事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传奇故事 >> 浏览文章
神枪傅舵爷
作者:吴永胜(四川射洪) 日期:2014年04月30日 来源:西南商报 浏览:
    我们这儿,如果一个人能够主持官司讼断,把持交易买卖,调停帮派纠葛,人便都喊他舵爷。

  舵爷都是混混出身。操练过扁挂,有硬扎的拳脚功夫,打得赢几个人。身子骨也扎实,经得住打—混混都有各自的帮派,常有小摩擦大火拼。杀人三千,自己也要损八百。今天遍体鳞伤了,明天还能挺着腰杆出来,才接近当舵爷的资质。

  有当舵爷的资质了,还得有当舵爷的本钱!

  大凡能当舵爷的,家境一般都好。城头有生意,乡下有田地。有钱,养得起一帮吃闲饭的混混,才能得到混混的拥戴。

  西山坪傅金章,就是个响当当的舵爷!

  西山坪傅家,在乡下,从笔筒嘴到董家梁子,有近千亩良田地。在城头,最闹热的西门口,半截街都姓傅。酱园、酒坊、茶楼、烟馆、绸缎庄都在经营。

  傅金章最喜欢三样东西,练扁挂、玩枪和看戏。一身扁挂功夫,七八个人近不得身。枪玩得更出神入化。那时候正兴民团,傅金章当团总。手底下有百来号团丁,几十条毛瑟枪。隔个十天半月,得把这些团丁拉到涪江边上的河坝头,操练正步走,搞实弹射击。遇到这时候,都可以开开眼界了。

  傅金章把自己用的两只德国造匣子枪,一件一件拆成一堆零碎,扔进面前的箩兜里,再扯根布带子把眼睛蒙上。然后伸手进箩兜,两只手各装各的,哗哗啦啦一阵响,跟着两手一甩,叭叭两响—两百米外的江边上,先前搁在鹅卵石上的两只酒盅儿,应声就碎了。傅金章两把枪往裤腰上一别,扯下蒙眼布,接过茶盅子喝了两口了,计时的团丁一袋旱烟还没烧完。

  射洪最大的戏院子,在天上宫。天上宫原是早年福建入川落籍射洪的客家移民修的会馆,用来祭祀妈祖娘娘。由正门、戏楼、内院、厢楼、正殿组成。几百年过去,祭祀妈祖娘娘的香火虽然淡了,但戏楼依然热闹,能容下千来号人的空坝子,地面全用青石板铺的。靠近戏楼那两三丈宽,搭了三排茶桌子竹椅子。有钱的看客,可以坐着磕瓜子喝茶看戏。往后是空坝子,供只出得起两三个钱的人站着看。

  民国十三年,川军陈国栋一个团驻防射洪。带兵的何团长也喜欢看戏。正赶上端午,按例天上宫要唱三天戏。唱花旦的王玉梅是川中名角。何团长由县长引进了戏院子,正往一排中间走,却被县长拦住了。何团长很是奇怪,“这位置不是县长你的?”

  县长拱手一笑,“哪里,哪里,是傅舵爷的。”

  何团长笑笑,不再说话,就在二排中间坐下了喝茶看戏。一台“思凡”唱完,那位置泡的壶好茶,堂倌儿换了几回滚开水了,傅金章都没来。一直空着。

  王玉梅卸装出来,便有马弁接着,何团长请她到金华山脚下,吃地道的金华黄辣丁。

  第二天,唱的是“秋江”。那位置仍然空着。晚上,何团长请王玉梅,吃的是清真全牛席。

  第三天,唱的是“白蛇传”。傅金章的位置还是空着。到戏散场了好一阵,傅金章才进了戏院子。他到成都买枪火去了,加上兄弟伙邀约,脱不得身。

  这一晚,本来何团长要在得月楼宴请王玉梅,左等右等王玉梅没来。倒是马弁回来了,半边脸肿得像猪尿泡。说傅金章把王玉梅接家去了。“啥子?”何团长吃了一惊,“你没说你是哪个派的?”

  马弁捂着脸膛子,委屈得很。“说了嘛,不然招不来一巴掌。”

  何团长眼珠一瞪,跟着眼就眯成了条缝,嘿嘿一笑,“这个傅舵爷,还有些名堂哈,很有脾气哈。算了,反正老子占了先的。”跟着招呼几个陪客,“都坐下,都坐下。也怪兄弟我礼数不周,驻防贵地了,偏还没拜会傅舵爷。”

  第二天,何团长带着十条崭新的汉阳造,登门拜访傅金章。有十条枪作礼物,俩人很快称兄道弟了。中午傅金章作东,宴请何团长,请了一帮场面上的人物作陪。几杯酒下去,何团长脸红了,话也多起来,说自己是从士兵一步步干起来的,全凭的是有好枪法。两百米内,打鼻子不得伤眼睛。傅金章来了兴头,便要和何团长比划一回。何团长边笑边摇头,“自家兄弟,分啥子高低嘛。算球喽。”

  傅金章不答应。“我们这地方小,难得有个枪法好的。哥老倌一说,我手都痒了。干脆赌一盘,你赢了我出五千块大洋,我若赢了,你再给我二十条汉阳造?”

  何团长拿手在脑门子上抹了几把,答应了。

  来到涪江边上,何团长说,“兄弟是地主,占先。”拈起个酒盅儿,向前走了两百步,回过头来,面朝着众人,酒盅儿往头顶上一放,两手往腰上一叉,气昂昂地说,“兄弟,来!”

  傅金章愣了愣,说声新鲜。抬手就是一枪,酒盅应声而碎。何团长抚掌一笑,大姆指往上一竖,“好枪法!”

  轮到何团长了,左手托着右手腕,那掌中枪稳如磬石,眯眼瞄了瞄,叭地一枪,酒盅儿没碎,傅金章眉心处多了个窟窿。

  何团长往大腿上一巴掌,“日他先人板板,老子是没得你枪法好,丢人现眼了哈。” .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