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传奇故事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传奇故事 >> 浏览文章
至情至性傅斯年
作者:刘畅编辑 日期:2014年06月09日 来源:人民政协报 浏览:

傅斯年




  傅斯年爱憎分明,疾恶如仇。日本侵占东北后,太太生了个儿子,他取名“仁轨”。因为中国第一个在朝鲜对日本打歼灭战的是唐朝的刘仁轨。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天消息传到重庆,那天晚上他欣喜若狂,从家里拎了一瓶酒,到街上大喝,还拿了一根手杖,挑了一顶帽子,到街上乱舞。他见人就拥抱,就亲吻,又蹦又跳。见到熟人,就上去砸一拳。他又一路大叫着跑到参政会,实在叫不动了,才回去睡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还不知醒来。

  他在担任国民参政员时,曾经两次上书弹劾行政院长孔祥熙,上层虽不予理睬,但后来还是让他抓住了孔祥熙贪污的劣迹,在国民参政大会上炮轰孔祥熙。蒋介石为保护孔祥熙,亲自出面宴请傅斯年。蒋问他:“你信任我吗?”傅斯年答:“我绝对信任。”“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斯年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

  1945年6月,宋子文继任行政院长。1947年2月15日,傅斯年在《世纪评论》上发表《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一文,对宋子文的胡作非为进行了猛烈抨击。

  傅斯年在给胡适的信上说:“我一读书人,既不能上阵,则读圣贤书所学何事?我于此事,行之至今,自分无惭于前贤典型。士人之节,在中国以此维持纲常也。”

  傅斯年固守民族大义,极重文人气节。抗战胜利后,傅斯年当了北大代校长,凡是敌伪时期在北大当教授的,一个也不聘。理由是当年抗战爆发后,学校要求能走的教授都走,发给路费,你不走可以,但在敌伪办的北京大学当教授,就是伪教授。冰炭不相容,忠奸不两立。他给夫人俞大彩写信说:“大批伪教职员进来,这是暑假后北大开办的大障碍,但我决心扫荡之,决不为北大留此劣根。”把困难解除,把“天下”扫平,为胡适回校铺好道路。任职伪北大的周作人要求回校任教,傅斯年严词拒绝。有些在伪北大任过职的职员要求回校,甚至以死相威胁,他都不为所动。

  傅斯年为人豪爽,心直口快,又风趣幽默。罗家伦说他像蟋蟀一样,被人一引就鼓起翅膀来。一次在参政会上,为中医问题,傅斯年反对孔庚的议案,两个人激烈辩论,孔庚当然辩不过傅斯年,便用粗话辱骂傅斯年。傅斯年对孔庚说:“你侮辱我,会散之后我要和你决斗。”等到会散之后,傅斯年真的拦在门口要和孔庚决斗,可是他一见孔庚七十几的年纪,身体又非常瘦弱,便立刻将双手垂了下来说:“你这样老,这样瘦,不和你决斗了,让你骂了吧。”罗家伦笑话他说:“你这么一个胖子,怎么能跟人打架。”他说:“我以体积乘速度,产生一种伟大的动量,可以压倒一切。”

  傅斯年充满爱心,乐善好施。1950年12月19日,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傅斯年还在赶稿。妻子俞大彩催他早点休息。他搁下笔说:“我正在为董作宾先生办的《大陆杂志》赶文章呢,想等钱到手后,请你尽快去买几尺粗布、一捆棉花,为我缝一条棉裤。”想到丈夫的腿一向怕冷,西装裤又太薄不足以御寒,俞大彩这才不再劝丈夫休息。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傅斯年穿着单薄的西服,列席台湾“参议会”第五次会议,答复关于台湾大学的有关问题。他在台上高声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对有才能有智力的穷学生,绝对要扶植他们。”讲完后走下台来,突然倒在地上,猝然而逝。他逝世后当他的弟子和好友前来悼念时,俞大彩含泪向他们说了这件事:“那晚他熬夜,若不是他说要换稿费买棉裤,我也不会任他辛劳。”

  一旁的董作宾掏出一个装钱的信封,塞到俞大彩手中说:“这就是那笔稿费,先生嘱托我交给你的。先生跟我讲了,自从你嫁了他,没过上舒心的日子,这篇文章的稿费,是要留给你贴补家用的。做棉裤之说,只是先生的托词。”

  这时,一个学生站起来,也拿出一沓钱说:“不,这才是先生最后的稿费。”原来,这是个贫困生,交不起学费,傅斯年就资助了他一笔钱,学生不肯收,傅斯年说:“这是我刚收到的稿费,还不知道怎么花呢。”

  这件事,傅斯年撒了两个善意的谎,前一个谎,安慰了妻子;后一个谎,让学生心安,充分显示了心灵之美好,人品之高贵。到了生命的最后,他惦念的仍是亲人和学生。他虽然晚年生活清贫,但君子固穷,也不乏仁慈,他对周围人的爱依然是那么丰盈。

  胡适说他是“人间一个最稀有的天才。他的记忆力最强,理解力也最强。他能做最细密的绣花针工夫,他又有最大胆的大刀阔斧本领。他是最能做学问的学人,同时他又是最能办事、最有组织才干的天生领袖人物。他的情感是最有热力,往往带有爆炸性的;同时,他又是最温柔、最富于理智、最有条理的一个可爱可亲的人。这都是人世最难得合并在一个人身上的才性,而我们的孟真确能一身兼有这些最难兼有的品性与才能。”

  这是对至情至性傅斯年的最好诠释。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