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亲情回放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亲情回放 >> 浏览文章
傅冬眼中的父親——傅作義將軍
作者:錢 江  日期:2017年08月24日 来源:《北京日報》 浏览:

    

   
  傅冬菊    

    從沒有想到,我會和傅作義將軍的女兒、北平和平解放中的“和平女神”——傅冬(又名傅冬菊)老師同在一個部門。她是我老師級的前輩了,早在1951年就來到人民日報記者部工作。離休以后,她的關系又轉回記者部,正是我擔任副主任期間,每年的老干部慰問等工作由我來負責。此前,我和她的老伴周毅之比較熟悉,她回到北京以后,我和傅冬老師也熟悉了起來。

  

    解放戰爭中:傅冬站在父親的對立面  


    童年的傅冬對父親很有意見,主要是從母親的婚姻生發開來的。傅冬的母親張金強和傅作義的結合大概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結果。張金強隨夫婿入駐太原,生下了冬菊和她的弟妹。  

    20世紀20年代末,傅作義升任天津警備司令,在那裡結識年輕的劉芸生,於是又結了一次婚,並和這位妻子長久地生活在一起。張金強是一位受到了新思潮影響的女性,對丈夫新的婚姻選擇非常不滿。這樣的不滿不可避免地影響了傅作義和張金強感情,雖然傅作義將軍保持張金強結發妻子的名分不變,但張金強必須承擔起獨立撫養子女的義務了。  

    在抗日戰爭的洪流中長大的傅冬投身於進步學生運動,接受了中共主張,終於在解放戰爭中成為中共地下黨員。這時,她對父親的看法發生了很大變化。一方面,她認為父親堅持綏遠抗戰,稱得上一代名將。另一方面,她對父親生分了母親不滿意,而且逐漸認為父親已成為“資產階級”的一員,是反對人民的。不過她又認為,父親的生活是朴素的,保持了農民本色,打仗能身先士卒,這是與腐敗官僚不同的地方。  

    在傅作義看來,傅冬是自己的長女,是子女中有思想有見解的一個,對她是要多看重一分的。傅冬性格開朗,也敢於和父親爭辯。解放戰爭中父親與聶榮臻所部征戰於華北戰場,傅冬認為父親的兩重性益加暴露出來,她的思想上也承受很大的痛苦。這交戰的雙方,一方面是自己的父親,敵對方卻是自己的統帥。這種矛盾之苦,別人是感受不到的。  

    在生活道路上,傅冬不願意聽從父親的指點。抗戰勝利,傅作義到重慶參加會議,特意將傅冬從昆明西南聯大接來,共同生活了一個星期。傅作義為女兒的長成而高興,覺得女兒即將大學畢業,希望她到美國去深造。傅冬不願意,她要留在國內,親身參加波瀾壯闊的人民革命斗爭,在戰斗中成長。后來還有一個說法,抗戰后傅冬到天津《大公報》當編輯,父親委托胡適幫忙,為她辦理了護照,還是希望她去美國讀書,傅冬仍未答應。這點,我沒有聽傅冬說起過。

    1948年11月,傅冬接受地下黨的任務,到北平去,勸說父親停戰,和平解放平津。傅冬義無反顧地去了,她的心中有兩個“幫助”:幫助拯救平津數百萬人民免於戰火,保護古都北平的文化古跡﹔幫助拯救自己的父親,使他站到人民方面來。  

    傅冬為此做了大量工作,但總覺得自己的工作完成得不夠好,覺得父親沒有更好地聽從自己的勸說,及早決定停戰,否則天津之戰也許可以避免。對這點傅冬相當失望,因此,北平和平解放之后,她馬上產生了離開父親的想法。1949年3月,她回到了天津。  

    

     晚年:傅冬加深了對父親的認識   

   

     1999年春天,傅冬老師的額角動了一個手術,這段時間我去看過她幾回。我們談起,青年人看問題常常很急切,傅冬談興突起,就以自己的經歷現身說法。她說,當年解放軍已經包圍了北平,炮聲很清晰了,父親傅作義將軍還在和與戰之間舉棋不定,思想斗爭極為激烈。“那時我那個急呀,心想你怎麼還不下決心停止戰斗去和談呀!可是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再說還是那些話了,你怎麼那麼頑固呀。”  

    后來,傅冬說,特別是自己也進入晚年,靜下來設身處地、從父親的具體環境出發細細思量,才漸漸意識到,作為一個在舊時代戰場拼殺出來的將軍,要他在大決戰的關頭放下武器,將手下的幾十萬大軍交出去改編,實在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何況我的父親打過許多仗,還擅長於守城呢?”后來困守北平的父親也向她說起:“我不是不會打仗,手下畢竟還有20萬大軍呢,要打就是一場血戰。但是打下來會有什麼結果?我反復想的就是這個。”  

    最終,傅作義將軍選擇了停戰,交出了城中20萬軍隊,換來古都北平的和平解放,實現了政權的和平交接。傅冬老師對我說:“后來,我去故宮參觀,看到像潮水一樣的人走進了故宮,在故宮裡感觸到中國歷史的悠久,我突然想到了父親。我突然想到故宮有今天這個樣子,和我的父親太有關系了。我突然感到我的父親是了不起的,他作出了艱難的但是正確的決定,為了這個決定他把全部家底都拋棄了。一個人能有這樣的父親不是很好嗎?”傅冬老師在這時又加了一句:“可是我在年輕的時候不是這樣想的。”  

    晚年,傅冬總想為父親傅作義將軍寫些什麼,這個念頭涌上來又放下,是自己執筆,還是請一位滿意的作者寫?看來始終沒有決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一旦打算要為父親寫些什麼的時候,傅冬就會覺得對父親的認識很不夠,慨嘆自己和父親在一起的時間太短。這一點永遠不會得到彌補了。   

    (北京日報 作者為人民日報海外版副總編輯)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