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圣贤堂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圣贤堂 >> 浏览文章
傅以渐
作者:佚名 日期:2014年03月15日 来源:网摘 浏览:

傅以渐

编辑

 

傅以渐(1609~1665) 字于磐,号星岩。今山东聊城东昌府区人,祖籍江西永丰县。 清第一位状元、一代名相。

中文名

傅以渐

别    名

号星岩

出生地

今山东聊城东昌府区

出生日期

1609

逝世日期

1665

职    业

清朝官吏

主要成就

清开国状元、一代名相。

人物概况编辑

傅以渐墓傅以渐墓

知名学者、史学家。出身贫苦,幼年家境清贫,天资聪慧,勤奋苦学,博览群书,经史熟记不忘,终成大器。傅以渐一生为官,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以清勤著称于世。他学识广博,精通经史,工于诗文,学者称星岩先生。傅以渐以状元而居相位,他鞠躬尽瘁,任劳任怨,以勤政清廉著称于世。1657年(顺治十四年)冬,因皇太后生病,两月内积压奏疏800余件,傅以渐奉旨代拟批阅,于三日之内处理完毕,受到顺治皇帝奖誉。他曾扈从顺治出行,在骑驴归帐时被顺治看见,因作为画幅,题“状元归去驴如飞”句。此画为傅氏后人藏于其聊城故居“御画楼”,画苑传为佳话。

人生历程编辑

清世祖顺治三年三月十五日(1646年4月30日),清廷举行开国后第一次殿试,中进士,夺清代首科殿试

傅以渐傅以渐

状元。任宏文院修撰。次年,即充任会试同考官。顺治五年(1648年),任《明史》纂修官。顺治八年(1651)书成,任国史院侍讲。顺治九年(1652年)正月,又充《清太宗实录》纂修官。次年正月,迁秘书院侍讲学士;五月,迁少詹事;闰六月,提升为国史院学士;七月,受命教习庶吉士。1654年(顺治十一年)升迁任内秘书院大学士。顺治十二年(1655)正月,奉旨陈时务,又承命作《资政要览》后序;二月上疏安民大计,受到皇帝赞许,被加封为太子太保,改任内国史院大学士,充文、武殿试读卷官。当时正编写清太祖清太宗《圣训》及《通鉴全书》,傅以渐均任总裁官。又承旨撰写《内则衍义》,逢户部呈进《新编赋役全书》,也命傅以渐复核,倍受皇帝器重。顺治十三年(1656年)八月京察,傅以渐上疏自陈,乞罢归乡,皇帝亲批御旨:“卿辅弼重臣,醇诚朴慎,勤劳密勿,倚任方殷,岂可引例求退?著益抒猷念,佐成化理”(《清史列传》卷五)。次年二月,傅以渐与庶子曹本荣又奉旨汇注《易经》,仅用10个月的时间,编成《易经通注》一书。顺治十五年(1658年)二月,傅以渐偕同学士李蔚充任会试主考官。按旧例,考官入闱均携带书箱,而这一年却被定为禁例。傅以渐上疏请求:“凡出题应用书籍,敕部照例给发,庶免漏误”(同上)。经过部议决定:令内监察验以后,仍准携入。傅以渐因闱中咯血,又上疏乞归,说:“入闱七日,幸殊卷尚未誊进,乞赐另遣一员,同李蔚任事”(同上)。皇帝降旨说:“知卿偶恙,著力疾料理闱事”(同上)。傅以渐只好带病主考完会试。顺治十五年(1658)9月,清廷参照明代官制改内三院(内国史院、内秘书院、内弘文院)为内阁,大学士改加殿、阁衔,授为武英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十月请病假回原籍疗养,顺治十六年(1659年)十一月,因病休超过一年,自乞罢黜,皇帝旨命:“加意调理。稍痊,即来京入直办事。不必引请处分”(同上)。次年三月京察,傅以渐再次自陈乞罢,皇帝仍然温旨慰留:“卿清慎素著,佐理有年。著加意调摄,痊日即来京供职,不必求罢”(同上)。顺治十八年(1661),闻顺治帝崩,直京奔丧后,又以病告归。顺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清圣祖康熙皇帝即位,傅以渐再一次上疏乞归,遂解任回原籍。康熙四年(1665年)四月去世,终年57岁。葬于聊城傅家坟。

作品介绍编辑

顺治帝对傅以渐甚为器重,凡机务大政均与其磋商。傅以渐对帝竭诚尽忠。史料记载:公居相位,食不重

傅以渐傅以渐

味,衣皆再浣,与寒素无异。他书奏议,草诏书,拟御制,颇得皇帝赏识。傅以渐曾纂修《明史》、《清太宗实录》,充任清太祖、太宗《圣训》总裁,奉命与曹本荣合著《周易通注》。他对天文、地理、礼乐、法律、兵农、漕运、马政等均有研究,著述甚丰。他治学严谨,学识渊博,“道德文章实为一时之冠”。其著作仅《四书易经制义》尚存。傅义渐于康熙二年(1663)在家养病期间,主持编纂《聊城县志》。《御定易经通注》被收入在《湖北丛书》第1~3册,清光绪十七年(1891)由三余草堂出版。今中国国家图书馆(分馆)尚存《易经通注》4卷刻本。《贞固斋书义》有清初抄本2册,今尚存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室。

清朝状元编辑

清代第一位状元傅以渐,康熙的老师,一直为清世祖顺治所器重,官至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是清初不可忽视的人物之一。明万历37年,傅以渐生于山东省聊城。幼时聪明过人,三岁能诵书,五岁熟记经史。他少时虽家庭贫穷,但勤学不辍,终成大器。清顺治傅以渐以进士及第之第一(即状元),首夺大魁。他先后任宏文院修纂,国史院侍讲,授秘书院大学士等,1657年冬,皇太后违和群臣,惶惧内阁,奏疏颇多,不两月,奏章积八百余。顺治甚喜。在维护清王朝封建统治的群僚中,傅以渐是一位竭诚尽忠的贤臣良相。有史料记载:顺治破格提拔傅以渐为兵部尚书,众皆赞同,一致认为,选择得当,用人适时,宫廷和睦,天下太平。

历史故事编辑

清朝开国状元傅以渐,文才盖世,智压群芳,官拜武英殿大学士兼户部尚书。由于德高望重,深得顺治、

仁义胡同仁义胡同

康熙二帝的尊崇。后来告老还乡,荣归故里,常替百姓鸣不平,惩恶扬善,百姓个个称颂,无不敬重。且说这年初冬,一连刮了几场北风,草木皆衰,河将封冻。傅以渐吩咐家人,备纹银五十两、被褥四床,欲送给前几天刚结识的棋友赵良堂。家人备齐拿来让他过目,他却不住摇头,示意退下。一旁相陪的虞夫人禁不住问道:“老爷,何故又不相赠了呢?”“夫人有所不知,有所不知。”傅以渐笑而不答。原来,傅以渐与赵良堂并非棋友,只有“半面”之交。那一天,他到清和庙邀慧明法师对弈,棋到残局,傅以渐“老将”被慧明法师的双“车”所制,欲解无方。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忽听有人说:“垫马岂不和局!”傅以渐再视棋局,果然所言极是,“车”做“炮 ”架,恰好造成拼势,而慧明法师如不以为然,将处于被动。“好!”傅老爷“叭!”棋子落定,再看提醒之人,已不见踪影。

他忙问道:“大师,方才何人提醒老夫?”慧明一指不远处背着粪筐蹒跚而行的老头儿说:“此人也。”傅以渐很是惊奇,又问:“此人棋艺高超,何以落到这般光景?”慧明法师双手合十,口称“罪过,罪过”,向傅以渐讲述了背粪筐老叟的经历。这老头儿就是赵良堂,本地东关人氏,原是个商人。前年贩运生姜、熟硝去江南,途中遇一押送皇纲的镖船,适逢河道狭窄。赵良堂一看船头上插有皇家镖号,又见斗大的“刘”字旗号,知道遇上了称霸京杭运河的刘显丕。他慌忙亲手掌舵,让船紧靠河岸。哪知站在船头的刘显丕一见,大笑不止,喝令镖船加速行驶,直冲过来,竟将赵良堂的商船撞翻,致使船废、人亡、货失。尽管赵良堂满腔怒火,却也知道如果报官,更是惹祸殃身,只好回家拆房卖屋,赔偿人亡船废的损失。往日体面精明的赵良堂,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靠拾粪换铜板儿度日。 “哼!”傅以渐听罢大怒:“骄横镖夫,欺人太甚,老夫倒要看看你有多大威风。”“阁老爷,您——”慧明法师欲言又止。傅以渐笑道:“老朽虽已不在朝为官,对他这号势利小人也决不轻饶……” 傅以渐回府修书一封,令侍从投与东昌知府,要他落下大闸,拦住北上京师的刘显丕的黄纲船,告知知府,只可这般这般。为防刘显丕仗势强行过闸,他又派侍从等候闸上,并嘱咐了一番。一切安排妥当,连等数日,就是不见“刘”字号黄纲船到来。眼看寒冬逼近,河水封冻,难道“刘”字号不返京师了?为防有变,他才令家人备纹银、被褥周济赵良堂,但细一想:赵良堂与我素不相识,无缘无故,岂肯轻易接纳馈赠呢?正在傅以渐和夫人愁闷之际,忽闻三声炮响,他精神一振,对夫人言道:“这时刘显丕狗儿过闸的号令。”他转身对门外高喝:“来人!”跳进几个持从,吩咐道:“告诉丁夫,庭院里多洒清水、撒草灰。”“老爷,这……”傅以渐见持从不解其意,仰面大笑:“你们只管看狗打滚便是,下去吧。”持从好笑,却不便多问,照吩咐去做了。

傅以渐则又吩咐书童研磨,拿出顺治帝为他绘的骑驴小像,审度着画面:一头黑灰色的毛驴,缰绳是顺

仁义胡同仁义胡同

治拎着;康熙则如顽童,持鞭催驴儿在后;他却像南极仙翁稳骑驴背。他不由一阵好笑。操笔在手,在御印旁题字一行:阁老骑驴,皇帝拎缰,天子赶脚,悠哉悠哉。 “禀老爷,刘显丕领人气势汹汹奔府上来了。”守在闸口的侍从来报。 “哦,”傅阁老镇静自若,对紧张的持从说道:“别急莫慌,将避祸免灾的画卷挂在大门上就是了。” 再说那一路叫骂而来的刘显丕,提刀在手,杀气腾腾。来到傅府门前,指门大骂:“是何鸟人如此大胆,竟以惊了儿的好梦为借口,放闸拦住我押黄纲的镖船,莫不是等您刘爷取儿人头进贡朝廷!”他骂他叫,府内既不回应,也无人出府接迎。刘贼更加气恼,暗想:小小东昌府,能有长出多大脑袋的人物,敢和我威震京杭运河的皇家镖师作梗,分明是怕了。他拎刀就要跨进府门。一个随从慌忙扯住他的衣襟,低声说道:“镖爷,你看门上!”刘镖头不看则罢,往门上一看则如五雷轰顶,呆若木鸡。因为大门上挂着的图像、题字,告知他拦黄纲者的身份。刘镖头知道口出狂言闯下了大祸。可他毕竟是闯荡江湖的老手,定定心神,大刀交于随从,进府请罪。

刘显丕进庭院,见傅府家丁、侍从个个怒眉瞪眼,吓得他冷汗直冒,腿肚子转筋,硬着头皮到了正堂房檐下双腿一软屈膝跪地,对着太师椅上端坐的老人叩头:“阁老爷,小人给您老人家请安了。”“哼,镖夫,给老夫有何安可请?”傅以渐面沉似水,以言相讥。 “这——”刘镖头张口结舌,只得头又拱地:“阁老爷,小儿我有眼无珠,冲了您的好梦,罪该万死,我——”“呸!”傅以渐打断他的话:“狗儿有眼有珠,只是肺烂心黑!速取老夫人头吧!”“阁老爷,阁老爷……”刘贼以为傅阁老要取他心肺,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浑身筛糠,磕头如鸡餐碎米一般苦苦求饶。傅阁老拂袖而起:“狂吠狗儿,别脏了我的耳朵,给老夫四肢触地滚出去! ”刘镖夫为保性命,哪顾廉耻,卷草毡似地滚出庭院,身上的红袍马褂,被刚洒过的清水和草灰闹得污秽不堪。他一来一回的势头儿截然不同,来时的威风不知哪去了,如今他那熊头恨不能扎到裤裆里去,大街上所见之人无不拍手嘲笑,议论纷纷。刘显丕横行京杭运河多年,这下翻船了。回到船上,先朝手下发泄了憋在肚子里的闷气,这才寻思到傅阁老借口拦截黄纲,其中必有缘故,而究竟是为什么呢?刘贼因作恶多端,越想越怕。他忙令人备厚礼,欲买通当场知府,让知府出面说情,好启闸放行。可是知府偏偏对他打起了官腔,“下官虽是一方水土的父母官,傅以渐可是当今万岁的老恩师呀!”刘镖头哪肯死心,如不尽快启程,河水封冻,黄纲势必误期,他颈上人头非搬家不可,“知府大人,小人性命全握在您的手心儿啦,请您高抬贵手,我……”知府只是苦苦摇头:“刘镖师,在东昌府,别说是下官,就是东关里的赵良堂,恐怕也求不下这个情啊。还是你自己化解吧!”刘镖头是刚从傅府滚出来的,让他亲自化解当然白费。不过细细揣摸知府之言,心里一亮,当即叩头下拜:“多谢知府大人指点。”

第二天一早,刘镖头便打点厚礼,率十几名随从拜见赵良堂。一路上,他是逢高门头的就打听,有人却把他引到草舍低矮,堆满粪便的小院。起初他还想这时知府诚心戏弄他,端着架子只说明来意,不肯跪地恳求。哪知赵良堂看清来访者正是毁了自己的仇人,火冒三丈,一口唾沫几乎吐到刘贼的脸上,大声呵斥道:“贱种!你也有犯在人家手中的时候,别说我于傅阁老无亲无故,就是有亲有故,也不会给你个孬种求情。”刘显丕在京杭运河作恶多了,自然不记得赵良堂,可仅仅凭赵良堂这一大怒,他反而认为赵良堂决非等闲之辈。他随着赵良堂的呵斥,双腿一屈“扑通”跪倒:“赵老爷,小的上有父母,下有妻小,所押黄纲若误了期限,小人人头落地无疑。赵老爷您就大发慈悲吧!”“赵老爷救救我们吧!”跟来的随从也应声跪倒,苦苦哀求,头磕地“砰砰”直响。再说赵良堂一见刘显丕,只顾生气,也没想到刘贼动真格的求情。他被跪在地上一片哀叫连声的人闹得晕乎乎的,一时间板紧的脸僵住了。刘镖头偷眼一看,忙示意随从呈上纹银五百两,江南上等丝绸两匹。可赵良堂一见眼前的银子、绸缎,往后退缩一步,正色喝道:“刘镖头,华夏有句古训:‘自作自受’,你让我替你求情,找错门户了,请吧!”此时的刘显丕哪里相信找错门户呢,可主人已下逐客令,只好又磕三个响头:“赵老爷,拜托您啦,拜托您啦。”说着躬身后退,两个随从把银子、布匹放在地上。“拿着你的银子,拿着你的……”赵良堂抢起地上的银子往随从手里塞,刘镖头只当他是推脱,口里称喏着“有劳赵老爷,有劳赵老爷”,不顾身后赵良堂的喊叫,率众竟自急急回船上去了。刘贼一走,赵良堂瞅着手里托着的布匹和银子,傻眼了。他的确和傅阁老无亲无故,刘显丕要他去讲情,这不是存心坑人吗?“王八蛋!”他气得咬牙骂道。心里却很发慌:要是把银子、布匹亲自给姓刘的送去,这贼心狠手毒,什么坏事都干得出,全家妻儿老小… …他仰面长叹:“罪过啊罪过”,他的老伴儿刘氏听了这佛家常语,扯扯他的衣裳说道:“老头子,你何不去找慧明法师想想法子? ”他和慧明法师也没什么多厚的交情,只是平时棋瘾难耐,找人家下上两盘棋而已,但事出无奈,也只好求他指点了。赵良堂来到清和庙,就看见傅以渐和慧明在庙台上下棋,又见侍从对阁老耳语了几句什么,傅老爷和法师便相视“哈哈”大笑。随之,傅阁老举步下了台阶,迎着他走了过来。赵良堂原没想到傅以渐会在这里,双膝跪地,只叫了声“阁老爷”,便不知说什么好了。傅以渐连忙相搀:“赵先生,有话好说,免礼免礼。”“我——”赵良堂张不开口。傅以渐则诙谐地在他面前亮了五个指头:“赵先生发财,刘镖头少说给你送了这个数。”赵良堂听了,以为傅以渐戏笑他,要治他的罪,又跪倒说道:“阁老爷,小人委实不知刘镖头何故求我,他是我的仇人啊!可他硬是不听我诉说,丢下银两就走了。我正是为这事来求法师指点的……”傅以渐和慧明法师听了更加开怀大笑,闹得赵良堂莫名其妙。慧明手捋念珠赞叹:“善哉,善哉,阁老爷果然料事如神也,赵施主也不亏耿直之人。”傅以渐双手搀起赵良堂:“赵先生做的好,这下刘显丕要过闸,还要送去五百两银子,你别怕,权当是刘贼赔偿你的款项。”“啊”赵良堂恍然大悟,泣不成声地喊了声:“阁老爷……” 从此,在东昌(聊城)广泛传颂着傅以渐巧惩镖师的故事。

历史典故编辑

傅以渐的父亲因儿子中了状元,在朝廷做了大官,四邻八乡的人只要一看到他,都会翘起大拇指,把他称赞一番。当地县老爷是他的座上客,常有事没事向他请教。久而久之,傅老太爷听惯了人家的恭维话,不由趾高气扬起来,与人说话的噪门大了,待人接物也就势利起来。 他闲居在家。忽然一天,他邻左边邻居来到他家,一揖到地对他说:“老兄弟,有件事想与你商量……”傅老爷没等人家说下去,就大声地说:“商量什么?”邻居因有求人家,只得低声下气地说了下去。原来邻居是为三尺房基,想与他商量。傅老太爷不听犹可,一听便呼地站了起来,虎着脸说:“这是我家祖宗的遗产,有什么好商量的?”邻居碰了一鼻子灰,只得灰溜溜地出了傅家。 邻居的两个儿子想想气不过,就找上门去与傅老太爷评理。可是,傅老太爷没等两兄弟开口,就叫家人把他俩赶出门去。两兄弟一气之下,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请来泥水匠用干石灰,把傅家的三尺场地勾划了进去…… 傅老太爷见邻居胆敢到泰山头上来动土,气得火冒三丈,连忙叫五六个家丁拿了棍棒上前阻挡。邻居的两个儿子并不买账,急忙跑回家拿出了锄头、铁耙……一时两家争执不下。

前来围观的人见傅家仗势欺人,都不服气,纷纷指责傅家蛮不讲理。傅老太爷赶忙派人去县衙请县老爷,县老爷见此情景,也只是在两家中间用好言相劝…… 傅老太爷回到家,便一屁股坐到大厅的太师椅里。他越想越气,赶忙叫家丁拿来文房四宝,给在京城当大官的儿子傅以渐写了信。信的大意是,邻居为造房,无故占用我家三尺屋基。为此,与邻居几乎大动干戈。要儿子写信到县衙,打赢这场官司。信写好以后,便派得力家丁星夜赶送。十天半月以后,傅以渐接到家书。他拆开一看,不禁坦然一笑,立即挥笔写了回信,并附诗一首: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人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傅老太爷看了回信,又细细体味了儿子附上的那首诗,感到儿子说得对。当晚,他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他主动找到邻居门上,表示愿让出三尺屋基。邻居见傅家主动相让,也让出了三尺屋基,结果各让三尺。邻家房子造好了,这六尺地方就成了一条小巷,后人便称为“仁义胡同”。傅以渐一封家书,使干戈化玉帛的事,一直被后人传为美谈。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