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宗谱宗祠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联谊广场 联系我们
联谊广场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内蒙古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文商溯源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文商溯源 >> 浏览文章
傅高义:研究邓小平的外国人不多,很可惜
作者:佚名 日期:2014年08月22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教授
   

《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教授

    费正清东亚中心前主任,《邓小平时代》
    傅高义:研究邓小平的外国人不多,很可惜

    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之际,《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教授再次来华交流。

    该书历时10年而成,虽然作者的初衷是帮助美国人了解中国,但这本900页的大作已成为邓小平研究者必读的参考。作者曾任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中心主任,著有《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轰动一时;30多年后,凭借《邓小平时代》,在80多岁高龄迎来了事业的新高峰,恰与邓小平相似。

    傅高义教授此番访华,王毅外长特地会见,交换对中美关系、中日关系的看法;北大、清华等学术机构也邀请其在纪念活动上发表演讲。

    距去年访问观察者网、与曾任邓小平翻译的张维为教授对话,已一年有余,这位84岁的美国老人,对于邓小平和当前中国改革有什么新看法?本网日前专访了傅高义教授。

    观察者网:欢迎您再次来到中国。

    傅高义:谢谢,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参加邓小平诞辰的纪念活动,21号在北大、22号在清华,下个礼拜也还有一些活动。

    观察者网:我们还是先从您的《邓小平时代》谈起。您当时写这本书的初衷是,帮助外国人更好地认识中国。这本书出版后,西方的学术界有什么反馈?

    傅高义:一般来说,西方学者认为书中有新的材料、新的理解。一是因为我花了12年的工夫研究,二是因为我有些个人的优势——在哈佛大学能认识不少中外人士,我会与那些和邓小平有直接关系的人见面,还有就是看一些材料。我花了这么多精力来写邓小平的历史,西方学术界普遍觉得这是本非常好的书。

    但也有一批人,特别是记者,认为我在1989年的事件上,对邓小平太“软弱”了。我讲他是毛泽东的接班人,所以也有人认为我把他提到了太高的位置,10%的外国人是这样批评我的。

    观察者网:那您是怎么看待这些反对意见的?

    傅高义:邓小平当然动用了军队,为了保护、稳定中国。在书中,我展现他实际做了什么,这样做的原因,也展现了批评者为何批评。我觉得学者的责任,就是让读者了解一个人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大多数比较了解中国情况的外国学者都认为我是很客观的,包括美国的左派右派都这样认为。

    观察者网:那您有没有了解到中国读者对这本书的反馈呢?

    傅高义:按照三联的统计,2007年1月出版后,现在已经卖了80万册。我到某大学演讲,几百个人啊,很挤,都想听。我的印象,就是我见过的中国人,都说我的书比较客观,觉得一个外国人的确是很努力地去理解中国。

    同时也有一些知识分子,认为我太肯定邓小平了。他们认为在“自由”、“民主化”方面,邓小平做的工作不够。还有一批人认为,虽然我谈的是邓小平的实际工作,但很多事情不是邓小平做的,胡耀邦、赵紫阳的贡献也很大,他们认为我谈邓小平谈得太多。还有一些中国朋友认为,华国锋的确不是那么保守,从1976年到1978年他也有一些贡献,说我没讲够。

    但是我认为我的确是讲了,如果仔细看我的书,我想你可以看得出,华国锋的贡献我谈过了,还有胡耀邦、陈云等他们的工作我也都谈过了,所以我觉得他们可能看我的书不够详细。

    观察者网:去年您在观察者网做讲座时,也有读者与您探讨了这方面的问题,还得到了您的亲笔签名。前一段时间,中国国内不少人在讨论建国以来,“前30年”与“后30年”间、毛泽东与邓小平间的连续性。您的书是否也有某种割裂感?

    傅高义:我不同意那个看法,因为我也谈了他跟毛泽东的关系。从苏区开始,到延安时期,还有50年代在北京反右运动中做的比较重要的工作,这些我也都谈过了;包括他跟毛泽东的关系在60年以后有些距离,74年让他恢复工作等等。我大概没怎么说毛泽东的批评。

    观察者网:那么在对毛泽东的评价方面呢?

    傅高义:我想他参考了苏联的经验。批评斯大林影响了苏联共产党的工作,他会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他的做法是很实际的,他说毛泽东后期错的地方,也包括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等。他说得很清楚,但是,为了统一中国的思想,为了崇拜毛泽东的人支持他,为了避免分裂,他没有详细地去讲。他觉得不要争论,不要详细讨论。因为文革以后,中国分裂太大了。所以,他主张统一思想,应该去做新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对的。

    观察者网:您的书主要聚焦于邓小平的后半生,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傅高义:书的题目是《邓小平改变中国》(观察者网注:《邓小平时代》英文原名“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主要内容是78年以后的事。但是,为了了解邓小平,为了了解他78年以后的事,我也查了他早期的经历、生平,以方便读者了解邓小平是个什么样的人。

    然而,我的书不是《邓小平传》。如果那样的话,50年代的事会谈得多一点。但是,我的书已经够厚了,所以我的主要目标就是让读者了解他改革开放后做了什么事。

    观察者网:我们刚才谈到了普通读者和知识分子对这本书的看法。您是否了解政界官员,不管是美国的、其他西方国家的、还是中国的,他们如何评价这本书?

    8月19号,王毅外长会见《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教授

     8月19号,王毅外长会见《邓小平时代》的作者傅高义教授
   

    傅高义:我见了不少人,也有很多官员。他们本来觉得没有深入理解邓小平,在看了我的书后认为多少有所收获。因为我见了一些跟邓小平有密切关系的人,但是普通中国官员,很难有机会见到他们。虽然我是外国人,可中国毕竟少有综合书籍是关于邓小平的。

    观察者网:就是说,这本书帮助了许多普通基层官员来了解邓小平。

    傅高义:算是这么说。不好说他们是不是对我特别客气。(笑)但是,按照我与他们交流中的印象,还有他们写的书评什么的,好像是这么个意思吧。

    观察者网:其他西方学者对邓小平是如何评价的呢?

    傅高义:很可惜,除我之外,现在研究邓小平的外国人并不多。综合性地研究邓小平,可能现在外国就我一个人。其他学者不怎么专门写文章,但是他们基本上认为,邓小平对改革开放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华人朋友,他认为华国锋的功绩也比较大,不仅仅是邓小平,应该都要谈。

    观察者网:那您是怎么看的呢?

    傅高义:书里对陈云、胡耀邦、叶剑英等人的作用,虽然用字相对不多,但我确实花了不少功夫来理解他们。比方说叶帅,我为了理解他也看了很多书,我想基本意思可以抓好。虽然他们所占页数不多,但我个人认为,我花了不少功夫来把握他们的主要方面,用了差不多一年时间研究他们的工作。这本已经如此厚的书不大适合再去详细探寻更多东西,但对邓小平时代最重要最关键的事情,主要的脉络我尽可能地抓住。

    观察者网:我们可以看到近期政府在反腐败方面也好,在治理网络舆论方面也好,力度很大,我不知道您认为在政治和经济改革方面,习近平的这些做法哪些是邓小平当年就已经在设想并且有所预见的,哪些是新时代的创举?

    傅高义:这次来中国,我在交流发言中也会谈到习近平执政期间的一些政策。我想邓小平时代跟现在有很多不同的情况,那个时代本来是毛泽东组织搞革命,共产党的工作要从搞革命转变为治国。还有开放的问题,当时中国同许多其他国家的关系不算很好。邓小平落实了开放政策,恢复高考等等,确定了很多新的、基本的做法。习近平面前有另一些问题,不一样了。中国已经有相当的基础,有市场经济,现在已经高度开放,很多人出国观察过、历练过,跟外国的关系很密切。中国也已经参加了很多国际组织。

    比方说邓小平开始看到很多干部,因为在文化大革命中受了批评,怕错,所以不敢做。邓小平当时说,要支持敢做的人做试验,要是太严苛的话,人们都不敢做。而现在,不敢做的问题基本已经没有了。而当初刚开始的时候腐败问题还不算严重,但现在则需要打老虎。所以我想时代完全不一样了。

    观察者网: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我们在继承的同时也在与时俱进地理解邓小平理论,但现在有一种舆论说,他的有些理论可能不太适合现在的中国了,不知道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傅高义:当然,有些事情有改变。比如邓小平说要法制,还是要看在新阶段怎么去做。再比如外交问题,一个争论点是,他说要韬光养晦。我个人认为在那个时代,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跟大国保持友好关系,因为中国需要和平,而苏联的错误在于花太多的钱搞军队建设,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提高不够,所以邓小平认为提高国内老百姓生活水平,是最重要的,所以要韬光养晦。因此对于钓鱼岛等一些小岛的争端,要留给后人解决。最重要的是跟别的国家搞好关系。他也说过,绝对不当头,中国永远不会称霸,我认为这个看法对现在的中国还是很合适的,是完全正确的。

    观察者网:您刚才也提到,中国需要民主化,很多西方国家在这一问题上指责中国,那您觉得中国在民主化的道路上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方式前进呢?

    傅高义:中国要有自己的做法,不能完全按照某些外国的方式来,要找自己的新路。邓小平也支持民主,党内民主,我认为中国要找到自己的办法来实现民主,因为各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中国现在需要长期稳定,老百姓需要觉得自己是政府的主人,不是受“压迫”的,应该能自由地做一些事才会满意。但是对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不是容易的事,所以中国不应完全采用西方国家的做法。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著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 著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